三月的成都平原,草长莺飞,春意正浓,踏着润湿清香的泥土,3月3日,记者走进成都市大邑县安仁镇金鸡村。在金牧源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广阔土地上,成片的牧草正在等待收割。
  媒体记者变身牧草种植新农人
  
  “你看嘛,这一片地都是我流转过来用于种植金牧粮草的,主要种植有金牧粮草1号和金牧粮草2号两个牧草品种,其中1号长成的平均高度为6米左右,3米左右就可以收割喂养牲畜,一年可收割4茬,年亩产40-60吨。”谢容手指牛场前的金牧粮草基地对记者说。
  
  谢容大学就读于新闻学专业,毕业后到媒体做起了记者,十余年间,她一边在媒体工作,一边随从事农业的父辈和二姐谢桂华学习种养技术,还搞起了肉牛养殖。
  “2017年,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,我深受鼓舞,便把家中产业与资金都集中在一起,从事生态种植和养殖。”谢容说,大姐谢德蓉在餐饮行业已经有了一些成就,二姐谢桂华一直在成都周边发展养殖业,所以她趁此机会,把祖辈培育的“高杆草和大叶草”从老家巴中引入成都,开始选育、组培、嫁接和改良。当年,谢容辞去了记者的工作,全身心投入到了她的农业事业中。
  
  与此同时,合作社还吸呐剩余劳力、增加了当地农民的收入。村民李大姐告诉记者,金牧粮草丰收的时候,自己每天能割1吨草,能得到160元的工资,每月在合作社务工能收入3000-4000元。合作社成立以来,已先后解决3万人次就业。
  全链条循环种养模式实现高产值
  
  创业之路总伴随鲜花、荆棘和泪水。谢容回忆起初期缺资金、沟通难等问题时哽咽了。她说,坐飞机去外地谈合作都只敢选半夜的航班,曾为赶时间去解决矛盾自己开车还掉进了河里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数年的发展,谢家三姐妹终于在2017年成功培育出了抗旱、抗涝、抗病虫害、无化肥农药依赖的金牧粮草。
  
  金牧粮草大面积投产后,谢容的合作社又养殖了1000多头西门塔尔和夏洛莱肉牛,所有肉牛都饲喂她自己种出的金牧粮草。“2018年,我们请川大、中医大和农科院的专家对牛肉的各项指标做了检测,营养成分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。”。
  
  2018年5月,谢容申请了“金牧粮草”商标,11月,在成都市郫都区百草路开了一家上千平米的生态牛肉火锅店。
  
  “我们通过种植金牧粮草(青储、打碎挤压成颗粒饲料)—养牛(羊、猪、鸡、鸭、鹅、兔、狗、鸟等)—粪水排入草中—粪料养蚯蚓—蚯蚓用于钓鱼和加工养生品—蚯蚓粪变有机肥用于果蔬种植—牛肉火锅店,实现了从田间到餐桌的特色生态循环种养模式。”谢容言语间满是自豪,她说,这样用粪污变有机肥的循环种养模式打通了全产业链,破解了靠天吃饭和零排放无污染的难题,实现了低投入、低成本、高质量、高营养、高价值、高效益的经济价值。
  
  她介绍,基地仅发展三年多就实现了年产值两亿多元的产业,同时在全国开设了近20家分公司,发展了50多个加盟基地,金牧粮草种养循环产业产值达50亿元。
  倾力打造万亩农业生态公园
  
  走进大邑县悦来镇,一个集金牧粮草育苗育苗、种植、养殖、加工、餐饮体验、康养休闲等三产融合的国家级生态农业公园也雏形初现。
  
  “眼下我们正准备在原有金牧粮草种植的基础上,一方面继续扩大种植面积,力争达到5000亩规模;另一方面积极打造循环养殖园、产品加工区、产业研究院、综合服务区等功能区。预计未来3-5年,将建成万亩国家级生态农业公园。”谢容信心满满地描述未来公园的规划,项目将以农民参与和受益为核心,以农民合作社为主要载体,以农业生产为基础,采用“政府+金融+开发公司+行业协会+村集体(合作社)+农户+示范基地+生产基地的开发模式,让投资企业赚钱、让三农获益。
  
  如今,谢容的身份是“金牧粮草”品牌创始人,是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金牧粮草产业研究院院长,是四川金牧粮草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。她说,金牧粮草人的乡村振兴梦已渐入佳境,梦幻变现实之路已然出发。